风中一个霖🌸

ars❤️樱井翔O
eito💚 二花🌸🌸 仓安横雏
テゴマス💛💖
Sexy Zone💜 fmkn🌹
JUMP 双冈担🧡💚 双球圭凉高知薮光
SIXTONES💙 树我love

一个脑洞(雷

之前特别想看丸演变态或者抖S或者切开黑的时候搞的,并没有笔力写出来所以悄咪咪打个tag分享一下,要是有二花girl一起玩就好啦(๑´.ෆ`๑)空有脑洞没人交流很寂寞了



雏仓昴:警察(雏是见惯了大世面的警部,仓是新人,雏仓表兄弟,三人家离得很近所以关系都很好
横:黑道老大(。
丸:表面上黑道老大的二把手其实是黑了的卧底

在警局一直照顾仓的前辈昴有一天突然被发现死在家里,死因还是毒品过量,雏仓耗尽心思调查却只发现指向老横那个组的一点点痕迹,根本没办法再进一步,灰心丧气的两个人在整理昴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以前一个秘密卧底计划的计划书,各种破译之后发现在老横手下的丸其实是卧底,于是就想通过联系到丸获取更多的线索,但唯一可以跟丸联系上的昴已经死了,所以雏仓得自己创造机会跟丸接触,于是派了根本没有曝光率的小警察仓去观察,最后发现丸唯一的在外面的私人时间就是去定时去图书馆和寺庙,然后仓就跑去图书馆跟他偶遇去了,跟他说了来龙去脉,但丸非常谨慎,不露痕迹说你在说啥啊我什么都听不懂,于是仓就急了,说昴君都死了你怎么这样无动于衷呢,丸没理他就跑了。

中间通过各种案子,让仓看到了许多人性的丑恶()而且每个案子还或多或少有丸横的影子在背后。逐渐丸仓交集多了起来,看上去丸也信任仓了,答应调查昴的死因,两个人私下见面越来越多,逐渐有了朋友的关系,仓慢慢对丸有了那方面的好感,仓跟丸告白了,丸没有回答喜不喜欢只亲了仓。

然后雏仓某次逮捕别的黑道的行动的时候却正好撞到胖哒跟那个组的谈判,然后怕出事赶紧叫了警察局的援助,然后听到对面组的老大跟老横说你身边这个二把手其实是警察的卧底喔,老横说我早就知道了你当我傻吗,丸说这个世界的黑白真的分得那么清楚吗,我在警局就是看透了那些政治里肮脏的东西才申请来做卧底,我们说是黑道但也有自己的规则,而且我的手上早就沾上无辜的人鲜血了你以为我还是个警察吗。仓没忍住闯了进去,对面组的老大吓了一跳想开枪打仓还没扣动扳机就被丸射了一枪倒了,丸有点震惊问你们怎么在这,仓说就问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丸沉默了一下说是真的,然后流泪,说我告诉你昴其实是自杀的,原因是警察局那个大boss觉得把横山组端了不太可能代价太大,就想放弃他这个卧底然后跟横山组议和,联络人昴无计可施很愧疚,又恰逢丸跟他诉苦(?)觉得自己在黑道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很痛苦,然后觉得太愧疚就自杀了。

仓听了被镇住了,说所以你那时候没有说喜欢我只是吻了我,你根本对我没有感情,然后话没说完警察局的大boss突然出场了,还绑了雏,横吓得立刻用枪指着boss,原来其实三马鹿是青梅竹马,横雏当年就是两情相悦,但横家里突然出现变故最终变成现在这样,松原.当警察的原因就是想找到横,没想到横成了黑道,所以之前几次对横山组的行动雏才对横下不去手,结果被boss发现他俩的关系了。所以昴死了横也很痛苦,对警察更恨了。大boss就说本来想找你们议和,没想到这次居然可以直接见到横山组一号二号人物,一下一锅端真的爽。然后丸说你以为为什么我俩平时那么谨慎现在却一起出现,这是个陷阱啊,多年前害到老横家里人的就是这个boss,昴也算是他害死的,丸在警察局见到的污泥也是那个boss,他们是想把boss印出来报仇才设计了这个陷阱,仓啊你看看这就是觉得的正义吗?说完仓更绝望了,小声说原来你不仅没喜欢过我,从开头就是在利用我呀。


这时候boss气急败坏了要鱼死网破就直接给了雏一枪,老横就崩溃了,直接打死了boss,然后胖哒的手下就护着胖哒准备撤退,然后一开始那个别组老大被丸打了一枪其实还没死透,想趁乱给丸一枪拖个垫背的一起死,却被在一边重启世界观的仓看到了,他下意识给丸挡了一枪,丸懵了觉得我刚刚都那么说了你怎么还这样是不是傻,半拖着仓移动到抱着雏的横那边,一起撤退到了外面准备好的车里,在车上老横抱着雏反正是崩溃了一言不发。仓在丸怀里,丸说你是不是傻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我只是在利用你,而且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救我干什么,仓说就算你那么说了我还是喜欢你,身体下意识就动了,不想你死,然后仓就死了,丸就觉得世界上对他来说最后一点美好的东西就没了很痛苦。

过了几天丸瞒着横一个人跑去警察厅对这个案子的报告会议上进行无差别攻击然后饮弹自杀了(他们根本不知道真相,还不如去死),最后定格是脸上带着血,然后有点变态的笑容。横知道了以后把横山组解散了,把二花松原.都葬在了大阪附近人迹罕至的山里,然后从此都一个人生活。
END

然后就开始在脑内搞了很多仓……嘿嘿

ins上看到了没见过的一小段ml发出来应该没关系吧...?

大家新年快乐!!

醒醒!!大仓忠义上剧了!!!!

我没坑我只是开不好车😶

夸人怎么那么难,我就想夸夸喜欢的太太,然后脑子里只有可爱,好这两个词

【丸仓】好きな人がいること(中)

 ヒナ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设定:胖达是室友,亮仓是室友,松原.是室友,雏仓是表兄弟


有提到横雏


这章完全给我写成了流水账唉(


HE预定请放心观看w



       电话那头的丸山一时不知道是该先在意大仓在村上那边这件事,还是该在意他被谈恋爱了这件事,突然他心里一惊,不会是刚刚被女生表白的时候被大仓看见了然后被误会了吧!这个猜想吓得丸山也不管手机那边的不是大仓本人就赶紧解释道:“没有啊!信酱,tacchon是不是误会了?刚刚是有人来跟我告白,可我拒绝了!”村上听见丸山的解释,赶紧回头对大仓说:“tatsu啊,maru说他没有谈恋爱啊,他说他刚刚拒绝了那个女生,说你误会啦,这下不伤心了吧?”大仓听到村上的话后,不仅没有显示出一丝一毫的开心,反而一跃而起抢走按掉了电话。这下电话那边的丸山和这边的村上都一脸问号,大仓看着再次显示来电京都狸猫的手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挂断,然后飞快地把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村上一头问号地看向大仓,大仓可怜兮兮地开口解释道:“信酱...刚刚看到maru被表白了之后,一开始我很生气觉得他怎么可以跟别的人谈恋爱,但我意识到我们只是好朋友啊....我没有立场因为他的谈恋爱而感到生气啊...”大仓越说越委屈,又趴到床上装死。

       村上看着自家表弟委屈的样子,心里想果然爱情使人智障,然后狠狠地pia上了大仓的头:“tatsu你是真的看不出来maru喜欢你吗?平时挺会观察别人怎么一到喜欢的人就这么迟钝了?”大仓一听这话,一个大鸟展翅就坐了起来,瞪大眼睛问道:“什么!信酱你怎么知道的!Maru居然跟你说过这样的话吗!”村上信五挠了挠头:“呃....那倒没有,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吧?你们平时比我和yoko还要黏好吗,简直就是jk啊!”大仓又低下了头,委屈地说:“信酱怎么这样...这种没根据的话...”

     “那你去表白试试不就好了!”村上一脸正直地说。

     “可是...可是当面被拒绝不是很尴尬吗?而且我好害怕啊....这种事情....”大仓说。

     “咱们学校校刊不是有个表白墙嘛,叫心が叫びたがってるんだ的那个?你看我跟yoko就是托了那个表白墙的福才确认彼此的心意在一起的。”村上依然一脸正直。

     “诶,信酱你不知道maru酱是那个栏目的编辑吗?我投稿不是更尴尬?而且你当时跟那个白皮互相投稿同一期表白墙,内容还是啥世界第二可爱的下垂眼,因为有你才有我什么的...きしょい...”

     “不许叫白皮啦,说过多少次啦,你这孩子!”村上毫不留情地再次pia上了大仓的头,“我知道maru是表白墙的编辑啊,你想啊,他看到你的投稿,要是接受了你的表白,自然不会把你的投稿登上去,要是没接收,就会假装不知道然后登上去,然后装作不看校报的样子,继续跟你相处,怎么着都不会比现在更差,对吧!”村上一脸计划通的建议道。

      大仓想了想觉得村上说的很有道理,一边听一边点头:“信酱你说得好有道理!就这么办吧!我这回去想投稿的内容,不过信酱要对maru酱保密呀!还有你那白皮男友,我可不相信他能不告诉maru酱我们的计划。”说完就一个鲤鱼打挺冲出了村上的房间,留下村上无奈又宠溺的笑,弟大不中留啦。

      大仓一回到寝室就打开电脑构思起了该如何表白,那只狸猫骨子里那么文青,是不是今晚月色真美系列比较好呢?可是自己是个理科生啊那些名作家的作品全然覚えへんやん。也罢!自己要要拿出理科生的气势来!就用直球攻击吧!量那个傻丸子也不敢拒绝自己!“嗯...先说说他的优点好了...这么想想这个傻丸子优点还挺多,不过应该还是我比较受欢迎吧!”大仓一边碎碎念一边写着,完成了在二人交往后让自己都觉得肉麻得不行的告白书,“好嘞!这样就可以了吧!发送到邮箱!よし できだ!嘿嘿希望maru酱看到我的表白不要太激动吓到别人!”完成了这一切的大仓满足的看起了外卖,决定用美食安慰一下自己刚刚痊愈的心完全忘记了自己把京都狸猫拉进了黑名单这件事。

      另一边,丸山在走向寝室楼的路上一直在夺命连环call大仓,却在第一次接通后再也没有打通过大仓的电话,每次不是占线就是关机,后知后觉的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拉黑了,可是又没有勇气直接去找大仓问为什么,只好又走向自己的寝室,到了寝室看到本应该在村上那里的横山都在满脸怨气的打着游戏,就知道事情真的不妙,于是就又拨给村上想旁敲侧击问出点什么,没想到电话刚一接通,村上就表明自己什么都不清楚,明显就是不会合作的态度,连想要插话的横山都被他一句别人的事情你管什么给堵了回去,横山对被挂了电话的丸山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然后继续沉迷游戏了。

       就在丸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叹了口气把自己摔到了床上用被子包住头想要逃避现实,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丸山都快愁到睡着的时候,一旁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惊喜地拿起手机却发现是校报主编的电话,刚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主编怒气冲冲的声音:“丸山你在做什么?半小时前就该把筛选过的表白墙的投稿发给我了,我再给你一个小时!再不发来下个月部里的零食都是你承包了!”接完电话丸山的心情更加低落了,可是自己的任务必须要自己完成,他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强迫自己打开电脑集中精神,一篇一篇看下来,本来就感情细腻的丸山逐渐感到被投稿人们真挚的感情治愈了,脸上失落的表情逐渐被微笑替代。

      好嘞,还有最后一封,来信人是大仓忠义...诶!?Tacchon?!丸山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tacchon有喜欢的人了啊,那他今天突然不理我,是因为跟我告白的女孩子是他喜欢的人吗?啊确实,那个女生好像是隔壁院的院花呢,这么可爱的女生tacchon会喜欢也很正常啦,我一直以来为什么会觉得tacchon也有可能喜欢我啦。丸山颤颤巍巍地移动着鼠标,到最后也没敢点开看里面的内容,直接把它拖到了过审的文件夹,打包发去了主编的邮箱,然后继续回到了床上装鸵鸟。

      啊...更不想面对现实世界了,他这么想着,觉得身心俱疲,不知道什么时候陷入了梦乡,虽然梦里出现了很多个大仓围着他,重复地对他说,“讨厌你,maru。”而还呆在寝室的大仓一直握着手机盯着门,生怕错过丸山的消息,“maruちゃん遅いな...”这么想着大仓这么想着感觉脑袋越来越重,“他一直没反应的意思是拒绝我吗...还是没有看到我的投稿啊...”渐渐地大仓也身子一歪,睡着了。

       第二天,其实寝室距离并没有那么近的两人因为同时发作的鸵鸟心态完全没有见面,一个在为自己暗恋的没见光就死而消沉,一个在害怕自己被拒绝的焦虑中惶惶不可终日。

       第三天,周日,新一期校报发行了。大仓难得在周日起了个大早跑去信箱旁边蹲守,成功地在第一时间拿到了这份意义非凡的校报。惴惴不安地走回寝室,大仓深吸一口气,直接翻到了告白墙那页,令他绝望的是他的投稿正在整版最显眼的地方,站了个C位,“可恶的丸山,不仅拒绝我,还把我的告白登报了,难道是想取笑我!可恶!给你一周时间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不然我就...我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大仓碎碎念着,声音染上了哭腔。而一直宅在寝室的丸山一直到出门谈恋爱的横山回来才拿到校报,但也一反常态的没像往常那样翻开自己负责的部分看看实际刊登出来的效果,他想自己实在没有勇气看大仓对别的女生的甜蜜告白,不过既然登上去了,大仓应该会开心吧,原谅我吧tacchon,我没办法真心祝你恋爱顺利。




真的!!有没有二花er跟我玩!!


鼓起勇气写文其实也是想认识人一起磕二花(;´༎ຶД༎ຶ`)真的好喜欢二花啊

【丸仓】好きな人がいること(上)

大家都是大学生的设定


胖达是室友,亮仓是室友,松原.是室友,雏仓是表兄弟


有提到横雏


小学生文笔!!!!!


HE预定请放心观看w



     在EITO大学人人都知道京都文青丸山隆平和大阪吃货大仓忠义是一对好朋友,整天形影不离狼狈为奸,相亲相爱互相伤害,作为著名校园乐队∞Ranger的节奏组,二人以一首unit曲二人の花为他们俩的存在赢得了二花的美誉。

      就像吃货大仓忠义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他是全国连锁上市烤鸟店“鸟贵族”的少东家一样,文青丸山隆平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他用“鲑鱼与蝉”为笔名活跃在校刊各个板块,并且是名为心が叫びたがってるんだ”的校园表白墙的编辑;就像吃货大仓忠义不知道丸山隆平暗恋他一样,丸山隆平也不知道大仓忠义暗恋他。

       这天,大仓忠义放学后定番向食堂移动,心里想着今天食堂有周五特供的粕汁,如果能抢到特供粕汁的话,那颗京都出身的肉丸一定会笑出心形嘴,要是没抢到就更有趣了,他一定会顶着一张委屈的狸猫脸暗中观察有没有相熟的同学手里端着粕汁,然后随时去蹭上一口。想象着那样的画面,大仓看了看手表,见已经快到约定的时间赶紧加快了脚步,凭借着大长腿的加成很快大仓就看到了站在食堂门口低头刷着手机的丸山,正想偷偷过去用一个恶作剧开启完美的午休时间,却看到一个娇小身影直直地冲丸山跑去,低着头把一封看上去是信一样的东西低着头递给了丸山,大仓也不知为何自己停下了脚步,还蹲到了路边的花坛猴,远远地距离看着好像很“美好”的一幕。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只北极熊锁定了的丸山保持着对女孩子一贯的绅士风度,轻轻地摸了摸面前的女生的头,笑咪咪地问面前的羞红了脸的女孩子是不是有事找他,得到了“已经仰慕了丸山学长很久,听说学长还是单身就鼓起勇气来表白,请学长收下我的情书,接受我的表白。”这样的答复后叹了口气说:“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如果接受你的告白,就是对你的不尊重啦,所以我不能接受。”面前的女孩子收回情书抬起头,眼含泪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样,声音颤抖着说:“学长是不是觉得我不够好,在找借口拒绝我...学长这么好这么帅的人,怎么会有追不到的人呢?”丸山被夸得有点害羞,摸了摸脖子回答道:“不是在找借口啦...地方也是个很优秀的人喔!虽然老被嫌弃吃得多容易发胖嘿嘿嘿....可是真的是个很可爱的人,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真的能拯救世界呢,就像我的心灵支柱一样,但我没有勇气跟他告白,所以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嘿嘿嘿...”丸山说着说着,眼前仿佛看见了自己暗恋的人那可爱的笑颜,不由得傻笑了几声,苹果肌也被染上了晚霞的颜色。好不容易提起勇气告白的女孩子看到丸山的表情一下就明白了自己没有机会了,默哀了三秒自己的还没发芽的初恋后,深吸一口气跟丸山说:“那么!丸山学长也跟我一样提起勇气去告白吧!说不定你们是两情相悦呢!我会为学长应援的!”丸山看着面前突然转换立场的女孩子,心里仿佛受到了触动一般,朝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蹲在花坛后暗中观察的大仓没有一刻停止过在心里吐槽,“这不是隔壁院院花吗,可恶这只狸猫的人气还真高啊!”、“!!??好好说话摸头算怎么回事,你个丸山浪平”、“说着说着你就脸红看来你是想答应人家吗!”“你点头........?!什么意思你是答应了吗?!也是啊毕竟是可爱的女孩子谁不喜欢...你也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可...可你怎么能答应...你谈恋爱的话....我要怎么办...”本来满心激愤的大仓看着丸山与女孩的互动渐渐颓了下去,“呜...那只死狸猫,我还没有跟你告白,你怎么能跟别人在一起...”这么想着,大仓越发觉得没办法面对丸山,也失去了食欲,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知道这时自己的表哥村上信五一定在寝室处理学生会一周的报告,掏出手机给村上发了条line“信酱,我失恋啦,心情不好要来找你~”,然后头也不回得朝学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正在专心工作的村上收到line后,不禁“诶”出了声,转身朝正躺在自己床上打游戏的白皮男友问道:“maru谈恋爱了?”,横山裕手一抖,游戏机传来一声冷漠的GAME OVER:“什么?没听说啊?他喜欢的不是okura吗?”村上撇了撇嘴说:“谁知道呀...tatsu说他失恋了要来喝酒,yoko你先回寝室吧,顺便告诉Subaru要是回来就去你寝室,跟你打打游戏啥的都行....啊对了!等maru回寝室记得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啊。”横山那叫一个心里苦啊,大好的周五,本想等恋人处理完事情一起吃个饭约个会晚上再去开个房,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大仓忠义,但想到自家恋人的弟控程度,哪怕是自己也要退避三分,只好应了一声回了自己寝室。

      这边横山裕刚走没几分钟,大仓就撒着娇喊着“信酱”毫不客气地直接推门冲了进来滚到了村上的床上,村上无奈地赶紧保存放下手头的文件,坐到床边一点都不温柔地揉了揉大型熊状生物的头,叹了口气说:“怎么啦?什么叫失恋啦?来跟尼酱说说....tatsu你哭了?”村上感受到大仓身体不自然的抖动,感到了一丝慌张,自家表弟虽然平时爱撒娇了点,但其实在家是长子,其实是很坚强的人,上次流泪还是小学时养的狗狗去世了,看来这次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就这样大仓闷在床里,偶尔发出抽鼻子的声音,村上则一直安慰地给他顺着毛,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就在村上觉得大仓快要闷死的时候,他终于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声音哑哑地还带着鼻音,说道:“信酱...我看到了,刚刚有个女生给maru递情书表白,他还点头了..”就在村上准备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大仓扑上床时掉出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两人一起看向不停抖动的机器,来电显示是京都狸猫,村上信五在心里花一秒吐槽了这个备注,见大仓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只好认命地拿起自己操作苦手的智能手机,一按下接听键那边丸山的声音就像是倒豆子一样传来:“tacchon你在哪啊,我都在食堂门口等好久啦,line也未读?发生什么了吗我担心死了!”村上好不容易在丸山换气的时候找到了插话的机会:“呃,这里是村上,tatsu现在在我这,听说你接受女生的表白,谈恋爱了.....?”

 





会尽快把中下肝出来的!



这里是阿霖,希望可以有人跟我玩/~